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孙犁与“工厂文艺”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两天之后的1月17日,《天津日报》创刊。作家孙犁担任这一时期《天津日报》副刊及文艺周刊的编辑。

01
孙犁与“工厂文艺”

作为从解放区进城的作家,孙犁此前早已成名并且形成了自己诗化叙述的个人风格,但《天津日报》编辑的工作无疑使他与党的文艺规范之间的距离更为紧密。

来源:光明日报 | 王芳 王士强
02跨越时空的相遇:李白诗歌在德国的传播

中国与德国,相隔数千公里;盛唐与公元19世纪,其间横亘着千余年。而堪称唐诗艺术高峰的李白诗歌,却通过近两百年的译介历程……

02
跨越时空的相遇:李白诗歌在德国的传播

现在,让我们随着各个时期的主要代表人物及其作品,走进这徐徐展开的传播史画卷,去探寻和感受这场跨越时空的相遇。

来源:光明日报 | 张杨 
03周瘦鹃与中华书局

他参与翻译了《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是书计十二册四十四案,承担翻译工作的,除了周瘦鹃外,还有……

03
周瘦鹃与中华书局

民国初年,翻译小说的数量远超创作小说,但无论是创作小说还是翻译小说,内容多是言情、侦探一类……

来源:中华读书报 | 胡正娟
04“非文学家”的鲁迅,先知的鲁迅

鲁迅关于“文学”观念的表述并非一成不变,而是经过了数次转变。第一个时期是在留日时期,他那时是一个坚定的文学主义者,当时弃医从文,认为文艺能够疗治人的精神。

04
“非文学家”的鲁迅,先知的鲁迅

在我看来,现代时期(即文学时代)的虚构是跟我们“此岸”的生活是紧密相连的,而古典时期的虚构往往是同一种“高贵的谎言”联系在一起的……

来源:《东岳论丛》 | 刘春勇 
汉语词汇中的古代风俗史

虽然古代没有八拜之礼,但“八拜”之礼的出处却真的是拜了八拜。

来源:文汇报 | 许晖2019/08/27
流派视角下的明代诗学论争

流派论争是明代文学史上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在诗学领域,论争尤其激烈。郭绍虞《中国文学批评史》感慨道……

来源:光明日报 | 郭皓政2019/08/26
张梦阳:拜谒季羡林憩园

进门是一条狭长的白色石板路,两边是翠绿的松墙。沿路走去,迎面是一方刻着“季羡林先生”的黑色石礅……

来源:文汇报 | 张梦阳2019/08/26
吴兴人:萧斋独坐,全然不觉案冷

读高中后,我爱上了杂文写作,不断向报社投稿,多数被打回票,但我没有退缩。稿件不能发表,说明自己水平不高,只有靠多写多读多思考来提高。

来源:文汇报 | 吴兴人2019/08/26
《庄子》“三言”新探

按照现代学术的眼光来看,“三言”之中的寓言和重言因为记载了很多历史人物的言语所以具有无可比拟的重要意义。

来源:文汇报 | 张朋2019/08/23
林徽因为何改名?

林徽因原名林徽音,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此名取自遥远的古代诗集。《诗经·大雅》中,有“思齐”一诗,开首有这么几句……

来来源:人民政协报 | 杨建民2019/08/23
巴黎珍本书店“朝圣”记

爱书之人,在世界的不同角落,寻着书籍发出的微弱而清晰的光,来点亮并指引着我们世俗的生活。也是用一种静默,守护着美丽书世界。

来源:文汇报 | 胡瑾2019/08/23
名家的礼物蕴藏着温暖的故事

每每睹物思人,心底便涌上一股暖流。且把这些实物的来龙去脉倾于纸端,与诸君分享,不亦乐乎!

来源:解放日报 | 张昌华2019/08/23
闻名:我的父亲闻一多

1932年8月,父亲应聘回到母校清华大学担任中国文学系教授,他谢绝了中文系主任的职务。

来源:作家文摘(微信公众号) | 闻名2019/08/23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1979年第4期的《诗刊》杂志发表了舒婷的诗歌《致橡树》,使这位年轻的女诗人迅速声名鹊起,全国瞩目。

来源:光明日报 | 刘月悦2019/08/23
鲁迅与中国新兴木刻的渊源

由上海鲁迅纪念馆集体编写的《华痕碎影——上海鲁迅纪念馆藏鲁迅先生手迹、藏品撷珍》近期出版,澎湃澳门太阳城电子特选刊其中关于版画的部分内容。

来源:澎湃澳门太阳城电子 | 乐融2019/08/23
炎炎暑日,看古人如何以冰消暑

大暑正值“三伏天”里的“中伏”。古籍中说:“大者,乃炎热之极也。”足见大暑的炎热程度。那么,在炎热而没有空调的古代,人们用什么办法来消暑呢?

来源:北京晚报 | 管弦2019/07/26
鲁迅从海涅身上照见自己

德国诗人海涅,20世纪初就被介绍到中国,鲁迅也是中国最早关注海涅的人之一,鲁迅虽然与海涅相差了86岁,但是他们的精神联系是很密切的,从思想方法到文风,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在各自国家的地位,也是很相似的。

来源:文汇报 | 王锡荣2019/07/26
1275年前的长安

与大名鼎鼎的李泌相比,张小敬这个名字便显得有些陌生。这个名字与此前那些大人物相比,没能在正史上留下记录,马伯庸却在一本唐代民间小说中发现其踪迹,书名为《开元天宝遗事·安禄山事迹》……

来源:北京晚报 | 徐亚军2019/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