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逝去的节俗——中秋祭月

来源:澳门太阳城游戏app | 朱小平  2019年09月11日07:24

如今人们过中秋,基本是团圆赏月,但在百年以前,中秋节从国家到民间都是要有仪式的,那就是祭月。

祭月从周朝即已存在,目的是祈祷国家祥和安定。明代在北京建月坛,专为祭月场所。清代定制祭祀有三等,祭月称中祀,比祭天地、太庙、社稷的大祀低一等,但也要由皇帝亲祭或遣王公大臣代祭。但祭月并不在中秋节,而是在每年秋分日酉时,即月上之刻,地点在月坛。仪注甚为复杂,此不赘述。

中秋佳节则还要在乾清宫设宴摆供祭月,设供桌,悬挂月宫符象,供直径55公分、十斤重大月饼和左右各三斤重的月饼,及数盘小月饼、酒茶、应时鲜花果品。最独特的是“供月例用九节藕”(《燕京岁时记》),此藕只出于西苑中、南、北三海莲花池内,九节生于一根,寓九九至尊之意,为皇家专用。另外必供的是莲瓣形西瓜,即整瓜雕成数瓣,互相绽开,瓣底与瓜蒂连而不断,状似莲花,寓意团圆。

摆毕供品要燃香,皇帝和皇后等依序向“太阴星君”(民间称“月光马儿”“月光神马”“月光纸”)像行礼如仪。待香尽,焚像,撒供。大月饼则包贮存至除夕阖家分食,其他月饼、西瓜、仙果等赐与妃嫔及太监宫女等。其祭月所需供器物品等各类甚为繁杂,以上只是约略而述。皇家所用月饼,由内膳房承做,集苏式、广式、京式而合一,其精工细做不惜成本,当然是民间所望尘莫及。据说今故宫博物院仍存有内膳房全套月饼模子,饶有趣味。

民间也有祭月习俗,但只在中秋节那天。明人刘侗等著《帝京景物略》载:“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饼必圆,分瓜必牙错瓣刻之,如莲华。纸肆市月光纸,绩满月像,跌坐莲花者,月光普照菩萨也。华下月轮桂殿,有兔杵而人立,捣药臼中。”在清代,不仅是民间,王府官宦人家都会举行祭月仪式。

现在的人们对那时的祭月仪式是很生疏了。今人所熟悉的《红楼梦》《西游记》《儒林外史》《儿女英雄传》等小说中都写过祭月,但大都一笔带过。如《红楼梦》中说祭月,无非“陈献着瓜饼及各色果品”,“铺着拜毯锦褥”,“贾母盥手上香,拜毕,于是大家皆拜过”。曹雪芹是内务府上三旗汉军包衣出身,但曹家受康熙皇帝信任,几任织造,虽然身份卑贱,但富贵之极,祭月仪式不可能如此简单。再看已故溥杰先生回忆醇亲王府中秋祭月:“西方向东摆一架木屏风”,“挂有鸡冠花、毛豆枝、鲜藕之类,说是供月兔之用。屏风前摆一个八仙桌,桌上供有一个十几斤重的大月饼”,由祖母率众人“依次向月饼烧香叩头”(《晚清宫廷生活见闻》)。虽显出亲王府气派,但描述仍然失之简略。而且都没有提到挂月宫符象即“月光神马”,简称“月光马儿”。

我与已故的老作家金寄水先生是忘年交,他是睿亲王多尔衮直系后代,在溥仪小朝廷时期还被袭封过王爵。他写过一部回忆录《王府生活实录》,亲眼见过亲王府里的祭月仪式。他说,亲王府祭月不用“月光马儿”,“供品与民间稍异”。 时间是八月十五戌正左右,供桌朝向东南,两旁各捆竹竿,挂工笔月宫图像,画面为满月,“月内绘广寒宫殿阁之形。宫前有一女菩萨坐像,两旁各有一名执扇侍女。菩萨头上绘有佛光”。所谓菩萨也是“太阴星君”。“太阴”是古人对月亮的称谓。但太阴星君并非嫦娥,金寄水幼时见太监悬挂太阴星君像,问是否为嫦娥,被母亲知道后斥责他“渎犯神明”,令其罚跪。看来那时人们对祭月是非常有神圣感的。

祭月其实不可或缺的是“月光马儿”,也称“月光纸”,即上述祭月所用“月光神马”,是祭月光菩萨的像,即纸马,祭祀天地、日月神、财神、灶神等包括三百六十行祖师爷所用纸质物品。因秦以马为牲,唐以后改纸马。月光马儿基本为三种,分红、黄、白三色,木版水印,产地不同,精糙有别,彩色、黑白各分。清人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说其“上绘太阴星君,如菩萨像。下绘月宫,及捣药之玉兔,人立而执杵。藻彩精制,金碧辉煌,市肆间多卖之者。长者七八尺,短者二三尺,顶有旗,作红绿或黄色,向月供之”。明代则高逾一丈,小者仅三寸。《帝京景物略》提到的是佛教色彩,为黄纸刻印。还有一种为太阴星君道教色彩的,白纸,因传说月神为太阴星君,故道教奉之为女神。红纸刻印文武财神关帝或赵公明,为商家所用。月光马儿在焚香行祀后,要与纸元宝等一并烧掉。收藏纸马最丰富的是已故漫画家毕克官先生,我请他的儿子查找,却仅有一幅山西老版祭月之神的纸马,无月光马儿。读赵珩先生《老饕续笔》,知他藏有一幅彩色木版水印的太阴星君月光马儿,他也感叹:“今天已很难看到了。”可见,当时的寻常之物,今天却真成了凤毛麟角。《红楼梦》与醇亲王府的祭月都未提及月光马儿,但“木屏风”应是挂置月光马儿所用。若以金寄水先生所见,亲王府所悬挂月光马儿,人物基本相同,只不过没有玉兔、执杵人而已。看来祭月各阶层所用月光马儿是不一样的。

据金老亲历,祭月供品“除五盘应时鲜果外,还有五盘蜜食,如金糕、栗子糕、蜜红果和油酥核桃。在各种供品后面,有个月牙形状的大型木制托架,上置一个约五斤重的月饼。月饼之上模刻彩色月宫图,两旁各插鸡冠花和带叶毛豆枝”。祭月者“皆为内眷”,由年龄最大的女性长辈主祭。之后举行“团圆酒”赏月宴,将供品撤到席上,月饼分而食之。

祭月供品必有西瓜,切成莲花瓣状。供桌上摆放香炉、蜡扦、花瓶之类,压下敬祭的黄纸等。鸡冠花寓意广寒宫桂树,毛豆枝是献上玉兔的供品,藕当然不会是三海所产九节白藕,但祭品必用藕,大约是以洁白喻嫦娥?

上述供品据翁偶虹先生《北京话旧》回忆:月光马儿售于南纸店和香烛铺,鸡冠花和毛豆枝则逢中秋添卖于油盐店,早花西瓜是在干果店贮藏的,售价颇昂贵。

北京最早的月饼只有“自来红”“自来白”“团圆饼”三种,后来才增加品种。祭月的月饼一般外购,也有王府官宦家自制。五六寸至一尺左右,厚一二寸。祭月后由主祭者分给家人。

果品供什么?很遗憾,《红楼梦》和溥杰老、金老都没有列出具体品种。过去北京水果种类不多。石榴、京西小白梨、玫瑰香葡萄、郎家园枣、“虎拉车”(一种沙果,今已绝迹)、核桃、栗子之类,是中秋前后时令果品。旧时北京有专卖“果子”(当年北京没有“水果”一词)的店铺,称之为“果局子”。

贾府与醇亲王府、睿亲王府的祭月,都是由辈分最长的女性先拜祭,之后大家才依次拜过。《燕京岁时记》所说:“惟供月时男子多不叩拜,故京师谚云‘男不拜月,女不祭灶’。”但贾、醇二府所述拜祭中有男性,只不过先拜的主祭者为辈分最长的女性而已,其实男性参加是为了赞礼、执事等协助程序。这与皇帝家拜月略有不同,皇家是皇帝先拜,其后才是女性。女子过去另有拜月习俗,《礼记·礼器》载:“太阳生于东,月生于西,此阴阳之分,夫妇之位也。”也许“男不拜月”是循此说。

过去贫苦人家一般是不会举行祭月仪式的。首先要有庭院,像溥老回忆是在祖母所居寝院,贾府是在嘉荫堂前的月台上,贫民小户住人仅可立锥,何谈祭月场地?另外,置办供品都需破费,仅西瓜一项就是贫家半年粮了。贫民过中秋节,无非买张月光马儿、兔爷、几块“自来红”“自来白”寓团圆应景。

祭月习俗流传了那么多年,民间的祭月仪式逐渐向赏月、团圆欢聚过渡,仪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今天只剩下兔爷点缀和团圆宴分食月饼了。当然,今非昔比,人们过中秋节,生活安定,举家团圆,月饼、果品的种类极其丰富,可以望空拜月,寄寓心愿而不必拘泥于旧习俗。

过去中秋团聚,会饮桂花酒、绿豆烧、莲花白,后两种是白酒,今天已绝迹了。也有只饮果酒,金寄水先生记叙的赏月宴就不上白酒。但今时可供选择的酒品更令人目不暇接,那就让人们在月光如水的佳节良辰,沽酒举杯而祝“但愿人长久”吧!